您的位置: 清远资讯网 > 时尚

神逆剑心 啸月狼2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2:09:50

神逆剑心 啸月狼2

第二十话,

在巨大圆球中的无面,此时经历着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。他的识海被煞气入侵,本来灰色的识海已经变成血红。

在识海之中有着一道灰色雾状的存在,那正是无面的灵魂,而现在灰色的雾已经有一半血红,如果雾状灵魂都变成血红,无面就会成为一个没有理智,只知道杀戮的怪物。

识海之外,因煞气侵蚀了无面灵魂,使血色圆球有散发出冲天的煞气,而在这煞气之中又夹杂着一丝丝阴邪气息。

啸月狼突然感应到,这股和煞气完全不同的阴邪之气,吓的连连后退。

杀气和煞气乃是后天而来,两者不同于威压,威压只是气势的压迫,而杀气和煞气却会助长功击力。煞气更为变态,煞气只要足够强,越级杀人也只是xiǎo事。

杀气只要杀戮过,那么就会拥有。煞气是杀戮达到一定的极限,那么本来拥有的杀气就会成为煞气。但邪气却不同,邪气是天生就有,不管一个人杀戮多少,就杀戮了一界生灵,那也只是强diǎn的煞气。

在啸月狼的传承记忆中,有着这一记载:邪乃是灭天之物,如若遇之,不可敌。这短短的一句话,却代表出了邪气的可怕。

啸月狼向着血色圆球长啸一声,站在原地有犹豫的甩了一下狼头。毕竟在传承记忆中只记载了一句话,没有过多的表达出邪气的可怕,使得它不愿去相信。

不甘就此离去的它,向前踏出几步。这时突然血色圆球散发的气息一变,本来只有一丝的阴邪之气,现在却如同火山一样爆发而出。

只踏出了几步的啸月狼,感受着那阴邪之气,一股本能的危机直涌而上。它想也不想立马转过头,向着血色圆球相反的方向飞奔而逃,这次啸月狼可以説是使出了吃奶的劲,〝虽説逃跑有些屈辱,可可为了以后,这也是没办法的。〞只见一道白光在山林之中飞速前进,完全超过了刚才追击无面时的速度,一盏茶的时间便跑出了十里之远。

这时血色圆球如同一层水罩,哗的一声瓦解,露出一个身高两米的身影。

只见无面穿着一身血色盔甲站在原地,盔甲裹住了他的全身,露出的只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和一头变成了血红的丝发,在盔甲上有着一条条黑色的纹路,在不停的扭动,好像身体中血管一般。

他双眼无神布满戾气,有一个声音从心底传出〝杀,杀,杀,杀〞仿佛想让他杀尽一切的活物。在识海之中的雾状灵魂,现在已完全变成了红色,不,在红色之中还有着一丝黑色的灵魂,那丝灵魂不知怎么的,煞气竟侵蚀不了。可就算侵蚀不了,但煞气却已占据了身体,一丝灵魂又有何用。

识海外的无面看向啸月狼逃走的方向,血红色的双眼闪了一下,向前踏出一步,这一步使得空间扭曲,周围的景物如同连环画一般迅速向后倒退。

如果有人在此一定会大惊失色,这是缩地成尺呀!只有圣级领悟了规则才能施展

神逆剑心  啸月狼2

,不,圣级也不一定能领悟,这是涉及了空间和时间的规则,一般的圣级也不一定施展出。而无面却是在没有理智之时领悟到了,不久领悟到更是施展出来了。如果有人知道一定会惊掉一地下巴,无面现在的境界才九星魔徒而已,连魔兵都没突破呀!就算他的战力再强也不是圣者境界,圣者之下皆蝼蚁,这可不是随便説説的!上古之时虽説有人皇者之时便领悟了,可也没有像无面这么离谱的。

踏出一步后,紧接着又踏出了九步。一步一里,十步便是十里。只是一瞬间无面就追上了啸月狼,手执骨质长剑向前方的白芒一剑斩出,只见一道红色的剑气顺着骨剑斩下而飞去,红色剑气速度极快,在空中划出一道黑色的裂缝,一个呼吸之间就斩到了白芒。

还在逃跑中的啸月狼,被这一剑斩得飞向远处,在斩飞的过程中一连撞断了几棵大树,直到撞到了一块百米长的巨石才停了下来,而撞到巨石的啸月狼却变成了一滩肉泥。

魔帅境界的啸月狼就这么被无面杀了,可以想像此时的他有多么强。

可能是杀了啸月狼,又或者其他原因,无面此时的戾气有些消退,恢复了些理智。右手取出了《身种剑》眉头有diǎn微皱,似乎在思考的得失。

一咬牙,右手一用力竟然直接捏碎了《身种剑》只见空中出现一个黑洞,一股吸力从黑洞中传出,瞬间就把无面吸了进去。原地只留下一片狼籍,大大xiǎoxiǎo的坑,和周围已经枯死的树木。

中州地界,因无面煞气发作而分别的xiǎo雅俩人,正徒步走在道路上。这十多天风吹雨打,使得俩人面色都有些疲惫。

许巍停下来看向一旁的xiǎo雅,内心叹了一口气。跟无面分别后,xiǎo雅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不管睛天还是下雨都坚持赶路,在她的脸上已看不到那天真的笑容。

无面的事深深的刺痛着她,看到许巍停下来,她坐下来双眼看向,无面离去的方向。她想着〝如果自己不是那么弱xiǎo,如果自己很强,是否就能保护他了呢?〞她讨厌自己是弱者,她为了可以成为强者,她放弃了天真,放下了柔弱,只为了能有一天能站在他的身边。她不想去强求什么,也不愿让他为难,或许只要能够看着他,一生跟上他的脚步,看着他的背影,她就满足了。

摇了摇头甩去了思念,站起身掸了掸拈在身上的灰尘,看向[绝尘学府]説道〝许叔走吧〞。

许巍看着她瘦xiǎo的身影,内心有些触动。〝姬无面呀!姬无面,你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,竟然能有这么好的女子这样为你!你如果敢负了她,老祖就算拼上这条老命不要,也要杀了你。〞看到xiǎo雅走远,许巍快步跟了上去。

一个少女,一个少年,许是前世因,才有今生果,可谁知这果是不是苦果呢?前世他是一把青铜剑,她是落在剑尖的那一片落叶,虽然只是匆匆一瞥,却是一生。

情之一字最伤人。

淮安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
淮安治疗前列腺炎方法
淮安治疗前列腺炎费用
淮安治疗前列腺炎医院
淮安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